同仁堂控股子公司回收过期蜂蜜 产品代工存安全

 公司新闻     |      2019-09-07

  ●▲★-●口▲=○▼★△◁◁▽▼△•●★-●△▪️▲□△▽▪️•★◆●△▼●★◇▽▼•☆△◆▲■◇•■★▼(600085.SH)深陷舆论危机。12月15日,江苏电视台报道称,同仁堂蜂蜜的生产商江苏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金蜂”)存在违规处理过期蜂蜜、更改产品生产日期等行为。

  次日,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蜂业”)发布声明称,尚未发现违规清理的蜂蜜进入原料库的情形,更改标签日期所涉产品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上市公司同仁堂于17日发布的公告中,同样否认涉嫌违规的产品流入市场。

  为了稳定股价,同仁堂在17日的公告中强调,同仁堂蜂业的营收及利润在上市公司中的占比较小,本次事件对上市公司收入利润等财务方面影响甚微。然而据《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从17日开盘至20日午间收盘,同仁堂的市值共蒸发约28.5亿元。

  目前,大兴区食药监管部门已前往同仁堂蜂业开展调查,同仁堂组成的内部调查组也前往事发地盐城进行调查,但截至发稿,同仁堂及有关部门尚未发布调查结果。

  在江苏电视台的视频报道中,过期同仁堂蜂蜜的标签被撕掉倒入大桶中,知情人称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好几万瓶过期或临期的蜂蜜从大型超市退下来,还有很多来自北京。据盐城金蜂的工人称,这些蜂蜜是回收来退给蜂农养蜜蜂的。同仁堂蜂业也在12月16日发布的公告中称,根据同仁堂蜂业与盐城金蜂签订的退货处理合同显示,“清理的蜂蜜只可用于养蜂基地进行喂养蜜蜂”。

  不过多位养蜂人对于“用过期蜂蜜喂养蜜蜂”这种说法提出质疑。“超市里销售的蜂蜜都是浓缩加工蜜,而非原蜜。原蜜涂到手上之后,蜜蜂会瞬间聚到手上;浓缩加工蜜涂到手上之后,蜜蜂不会过来。”来自秦岭凤县养蜂世家的方刚(化名)通过视频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阐述了“蜜蜂不吃浓缩加工蜜”的事实,并强调,“中蜂连白糖水都不吃,更不可能吃浓缩加工蜜。误食浓缩加工蜜后蜜蜂会生病。”

  方刚告诉记者,快速时时彩开奖蜂蜜加工厂回收过期蜂蜜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再次加工浓缩,进入超市。对此记者拨通了盐城金蜂法人代表周金林的手机,向其求证。但记者表明身份后,周金林便挂断了电话。

  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管部门表示,通过重点监控发现,盐城金蜂多次篡改同仁堂蜂蜜生产日期。召回产品应悬挂不合格标识,盐城金蜂的操作存在很严重的问题。早在今年9月,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就接到群众举报盐城金蜂进行蜂蜜产品标签剔除一事。

  “盐城金蜂相关责任人员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北京观妙律师事务所创始人王学强律师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相关规定: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伪劣产品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的;伪劣产品尚未销售,货值金额十五万元以上的;伪劣产品销售金额不满五万元,但将已销售金额乘以三倍后,与尚未销售的伪劣产品货值金额合计十五万元以上的。

  同仁堂蜂业和同仁堂股份均在声明及公告中表示,尚未发现违规处理的过期蜂蜜进入生产用原料库,更改标签日期所涉产品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但王学强律师表示,因当地市场监管局发现盐城金蜂有多次类似操作,是否流向市场要以有关部门调查结果为准。

  至于盐城金蜂在此次事件后能否继续生产蜂蜜产品,王学强律师表示,主要看相关部门给予盐城金蜂什么样的行政处罚。如果吊销营业执照的话,其将不能继续生产。而依照产品质量法相关规定,监督抽查的产品质量不合格的,由质量监督部门责令其生产者、销售者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由省级以上质量监督部门予以公告;公告后经复查仍不合格的,责令停业,限期整顿;整顿期满后经复查产品质量仍不合格的,就会被吊销营业执照。

  目前,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上的同仁堂官方旗舰店所售蜂蜜多产自浙江衢州,盐城金蜂所产蜂蜜产品已下架。

  枣庄矿业集团公司中心医院消化内科主治医师陈丽娟告诉记者,蜂蜜如果出现味道发酸、形态较稀,就是变质的表现,过期蜂蜜存在细菌污染的可能,吃下去可能引起腹泻,严重者可能发生全身性细菌感染,甚至败血症。

  今年9月盐城金蜂回收过期蜂蜜之后,同仁堂蜂业为什么迟迟没有终止与该公司的合作?同仁堂对于盐城金蜂的不规范操作行为是否知情?记者就上述问题给同仁堂董秘办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同仁堂公告显示,同仁堂蜂业系公司投资下属子公司,同仁堂持股比例51.29%,主要业务为加工蜂产品。盐城金蜂为同仁堂蜂业食品蜂蜜的受托加工生产单位。同仁堂蜂业在委托生产过程中存在监管不力和失察的责任。

  而加工蜂产品也并不是同仁堂委托生产的唯一品类。记者发现,同仁堂的面膜、洗发露、多款凉茶、保健酒等产品均交由加工厂代工。比如,黄罐包装的凉茶、白罐金银花茶分别交由广东蓝带集团北京蓝宝酒业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寿春堂医药保健品公司生产。同仁堂鹿鞭酒交由北京皇家京都酒业有限公司生产,查询天眼查发现,该公司曾因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的名称、包装被罚款9424.8元并没收非法所得。

  品牌战略专家徐雄俊告诉记者,当前食品行业采用代工模式的不在少数。很多企业为了丰富生产线,增加产品种类,所以委托代工厂生产多元化产品。但代工比直营更难操控,企业既然选择了代工模式,就一定要用完善且严苛的品控监管来保证产品质量,每个环节都要监管到位,代工模式不该成为产品问题频出的借口。

  “打造一个老字号品牌不易,但盲目多元化、随意进行品牌授权是可以毁掉一个品牌的。”在品牌专家于润洁看来,OEM模式虽然存在产品质量隐患、监管人渎职隐患等,但众多国际国内品牌采用OEM模式而没有频频出现问题,说明OEM模式的隐患是可以有效解决的。“同仁堂若不审视自身对于子公司的管控程序和方式,类似的质量问题还将不断出现。”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句国人耳熟能详的对联如今成了消费者愤怒和失望的来源。

  国泰君安在2015年的一份研报中指出,同仁堂品牌溢价较为突出,与非品牌产品相比,最高溢价达3~4倍之多,而且同仁堂也在不断提价。从同仁堂原料、工艺和品牌的稀缺性来看,消费者愿意为其支付一定数额的品牌溢价。

  “蜂蜜过期事件会对同仁堂日后的市场价格、品牌溢价能力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溢价的核心支撑就是‘真材实料、工艺精湛’,这些特点不复存在了,何谈溢价?”徐雄俊说道。

  在于润洁看来,没有质量保证,品牌资产的其他元素——品牌形象、品牌忠诚度等都将沦为空中楼阁。“面对多次出现质量问题的品牌,消费者最简单最直接的惩罚就是用‘钱’投票——将购买决策转向其他品牌。”

  “同仁堂作为大国企、百年老字号,还是应该‘矜持’一点儿,为中国健康产业守住最后一道防线”,长期关注同仁堂发展的广东省营养健康产业协会理事长张咏发现,北京同仁堂不仅大批量地进行品牌授权,还采用直销、会销、微商等方式销售产品,但代理这些产品的却不是同仁堂公司的员工,大多数是文化水平不高、没有经过医学训练、没有医师药师资质的家庭主妇、乡镇青年等。

  张咏表示,“如果同仁堂能够及时改变经营策略,重塑品牌形象,或许还来得及。现在蜂蜜过期事件已经对同仁堂品牌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品牌出现了信用危机,如果不痛定思痛,深刻地整改,品牌也许会就此倒下。”

  调查还在进行当中,代加工厂盐城金蜂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舆论对于同仁堂的冲击在终端会如何体现,蜂蜜过期事件会不会成为同仁堂内部变革的导火索,记者将持续关注。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华为出手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得碳化硅者得天下”,碳化硅实现量产后将打破国外垄断,推动5G芯片技术的提升